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永明 {免煮大米}

你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啊,我差点忘了靠谱的味道了

 
 
 

日志

 
 
关于我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科学松鼠会成员。曾到北极考察八周,梦想是登陆火星。

网易考拉推荐

与网易编辑对话  

2009-11-04 11:23:26|  分类: 都在这里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一位网易编辑说要采访我,然后给我发来了一大堆问题。从这些问题中,我能看出他是真下了功夫,据说他写这些问题写到很晚,最后竟然睡着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又接着写。如此认真的提问,我也得认真回答,周六的时候我答了一下午。

话题1:经历

1、在你的个人主页看到这么一句话:“男孩子有两种:一种想做天文学家;一种想做宇航员。”这是你自己说的话还是引用别人的?

   但你现在的自我介绍是“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南方周末科学记者,科学松鼠会成员。”,似乎既不是天文学家,也不是宇航员,是不是离你心目中的“男孩子”还要一定距离?

   天文学家和宇航员是不是还是你挥之不去的人生梦想?

  “男孩子有两种:一种想做天文学家;一种想做宇航员。”这句话是我在《侏罗纪公园3》中看到的,当时心里产生了共鸣,就记了下来,放在主页上也是想会不会有更多的朋友产生共鸣。

   天文学一直是我的爱好,到今年刚好有十年了。我接触过很多天文学家,他们在山顶上、星空下略显出世的生活和全心投入科研的状态令人羡慕。你能感觉到他们是从内心里喜欢星空和科学研究。如果我去做天文学家,我不见得会做得好,有些人适合做科研,有些人不适合,每个人做他(她)最适合的事情才是最好的。所以我觉得何不就把天文永远当成一种爱好呢?当你有一种爱好的时候,你会很乐意与周围的人分享,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一些跟天文有关的文章。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天文,哪怕记得偶尔抬头看一下星空也好,它所带来的心灵洗涤是坐在电脑前想象不到的。

2、你还在大二的时候(2002年),就被媒体报道为“年轻的资深天文迷”,那时候才20岁吧,当时迷到什么程度?能否举个例子说明或形容一下。

    我注意到,2002年的时候你就在媒体上发表文章了,当初是怎么从资深天文迷走上科学写作这条职业道路上的,跟大学学的专业有关吗?

    你在个人主页中提到,法国巴黎-默东天文台的天体物理学家Jean-Pierre Luminet是你的天文爱好和写作的启蒙者,而且在2003年的时候还采访到了他,当时大致是什么情况,怎么采访到他的?你还提到,期待与他在2009年日全食的时候和他相见,这个心愿了了没?

   我的第一篇可以确凿说发表了的文章是在2002年5月发出来的,那个时候在读大学,严格说是19岁,还没过20岁生日。话说我初中时好像在《流行歌曲》杂志发表过什么东西,因为他们给我寄了十块钱稿费,但我始终没弄清楚那时发过什么,呵呵。后来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发表东西了。

   大学时期我属于不务正业,整天沉浸在天文的爱好里。2001年的狮子座流星雨可能很多人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在西安读大学,为了和北京的天文同好们一起去看流星雨,我旷课从学校跑到北京的箭扣长城。

当时是11月中旬,北京刚下过雪,又是在山顶上,非常冷,我和其他九个人在山顶上看了一夜的流星。我们有一个帐篷,可以挤四个人,还有两个睡袋,所以任何时候都必然有四个人在外面冻着。我们煮饺子吃,煮咖啡喝,为了取暖。非常冷,但那一夜很值得,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看到了几万颗流星。而且当时说这样规模的流星雨2097年以前都不会有了,那我觉得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

   我大学时候在同学眼中是个怪人,班上的女同学会说谁跟黄永明说过五句话以上就是奇迹。因为我那个时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觉得跟她们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嘛!也不怎么去上课,天天看天文的东西。当然现在不是这样了,我跟女生说五句话以上应该没啥问题,哈哈。

   有一次,我的一个网友介绍我认识《太空探索》杂志的编辑夏丹,我就开始给夏丹老师写稿子了,有段时间几乎每期都会有我写的东西。早期有文章也错得离谱,现在还很内疚。这名网友混得比较好,后来当上了北京天文馆馆长。

    我最初喜欢上天文就是1999年读了Luminet博士的一本书,叫《黑洞》,是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的。2003年SARS暴发的时候学校封校,我也出不去,就天天去学校的电脑房占位子上网,有一天突然想到在网上人肉一下Luminet,于是就搜到了他,通过email跟他联络上了。那时真觉得这是人生一大乐事,跟影响了自己人生的人成为了朋友。

   我们早就约了2009年日全食的时候在中国见面,他很想过来看的。他今年真的来了。不过我却去了北极,阴差阳错,没有见到。

3、 大学毕业后,从《科技导报》的编辑到《南方周末》文化部的科学记者,同时还一直写科学专栏,编辑、记者、专栏作家,这些工作虽然都和科学有关,但你最喜欢其中哪一个?

     今年你还和网易的特派编辑陈子宇去北极考察,与科学写作相比,是不是更喜欢类似北极考察这样的实地活动?

   《科技导报》的编辑工作和《南方周末》的记者角色在不同方面给了我许多锻炼。《科技导报》是中国科协主办的一份学术期刊,就是发表论文的那种杂志,在这里做编辑需要极其细致、严谨、耐心,作为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我相信它对我的影响是一辈子的。在《南方周末》做记者是每周都会面临新的挑战,从来没有按部就班能够完成的工作,这是对人很大的考验。而且我也不可能只写天文了,必须要自己拓展领域,去慢慢熟悉那些不明白的学科。

   我选择做这些工作,第一是因为我对科学有强烈的好奇心,想知道我们这个星球上最智慧的生物对我们这个世界认识到了什么程度,第二是因为我喜欢用文字去与人分享。写科学专栏的话,它是更个人化一点的,这当然会让我更喜欢。

   小时候经常听说作家去体验生活,去北极就让我体会到体验是多么重要。没有那些亲历,就不可能写出一系列受到好评的东西来。具体来说就是我能够全程跟随科学家去做考察,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跟“嫦娥一号”的工作人员吃住在一起,那你得能写出多少关于“嫦娥一号”的好文章啊,这是最鲜活的科学报道。

话题2:科普作品

1、目前为止,你现在已经在报刊上发表了300多篇文章,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其中你最满意的代表作有哪些?试举几例。

   看到你这个问题,我就去看了一下三百多篇文章的标题列表,发现很多篇目的内容都差不多忘记了,呵呵。仍然记得的是其中很多都花了不少心思,比如《新行星:黑暗中的舞者》、《强磁星来袭》这些属于比较能体现早期风格的,《螺旋之美:最古老的旋臂动物和它的现代含义》、《折纸折出的宇宙》这些属于工作了以后写的个人觉得有点趣味的,《陈运泰:地震预报要知难而进》、《甲流疫苗:“绝对安全”是“绝对误导”》这种属于在重大事件中做出的反应。最不可复制的恐怕还是在北极的八个星期里发在《南方周末》上的那六篇文章:《目击格陵兰的融化》、《北冰洋:死亡抑或新生?》、《北极的气候记忆》、《彼得曼冰川的断裂》、《格陵兰:一个输不起的赌局》、《漂在北冰洋》。

2、关于科普作品,记得去年连岳和方舟子曾提出过不同的观点,一度引发辩论,前者强调要用爱科普,后者强调科普要价值中立,理性更重要,你对此(好的科普作品是怎样的)是怎么看的?

   我的观点是,科学写作从根本上说是一种艺术创作,它并不应因写的是科学而被当作科研的延伸。它的特点是,科学性与理性是基础,而艺术性是无垠的。或者这么说吧,一个人如果想从事科学写作,那在科学知识储备这一块上有显而易见的道路可以走,比方说读自然科学一直读到博士,那么你可能就具备了至少是写某个领域的科学基础;相比之下,在这个基础上,如何成为一个作家,没有特别明显的道路可循,你看看作家们,怕绝大部分不是读书读出来的吧。所以后者是真正难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科学本身自成体系,比较难进入,所以科学写作也显得很另类。很多人也很强调科普作品的科学性,这当然是很多时候有待解决的问题,但如果我们只强调这个,那科普作品的艺术性就会被忽略。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上学时候写作文有一条要求是“感情真挚”,虽然很多作文实际上是编出来的,但这条要求本身还是没错的。我们现在需要回归到一个共识,即科学写作也需要感情真挚。本来科学就让很多人敬而远之,你写科普的时候再有意端着写,糙话说“装得跟二五八万一样”,那还让人怎么看啊。

   连岳和方舟子在争论中的具体观点我当时没有看,上面说的这些有可能是答非所问哦。

3、你的作品中虽然有关天文学的居多,但最近也报道了地震、甲流疫苗等非天文学领域的话题,当涉及这些不太熟悉的领域时,有没有觉得吃力?

    Jean-Pierre Luminet说,他完全不赞同只存在某一特定领域的“专家”,你是不是也认同他的观点?

   当然吃力。现代科学细分得很厉害,别说对所有的领域都熟悉,就是让你去熟悉五个,恐怕也得累得够呛。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必须拓宽写作的范围,不能只写天文,每涉及一个新领域我都是心惊胆战的。

有些让我实在很头疼很难搞明白的领域,我会坚持不写。比如气候变化的问题,我在去北极之前几乎没有写过。还有生命科学领域,一涉及到DNA呀、基因组啊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也会不写。

   Luminet说的那句话只能说是有可能吧,也许有一些牛人能做到同时是好多个领域的专家,但我觉得大部分时候还是韩寒早年间说的那句话,全面发展等于全面平庸。

4、除了给媒体写一篇篇稿子,有没有就一个主题集中写一系列文章的计划,比如出书?

   冥王星降级的时候我是打算写一本书来详细讲这个事情和一些行星科学的知识的,当时写了有六七万字,没写完就去忙别的事情了,便搁下了。到现在也一直放着。

   现在还在同时写两本书,感觉到写书真是需要毅力。不过我相信早晚会有的。

话题3:博客

1、“黄永明 {免煮大米}”是你的第几个个人博客?

    {免煮大米}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网易这个博客是我第二个博客,我之前基本没有在网上写东西的习惯。“免煮大米”其实没有特别的

含义,开博的时候刚好看到有报道说印度科学家开发出了不用煮就能吃的大米,心想这个NB呀,博客就叫这个名吧。

2、平时有空写博客吗?

   上次听你说到有时候写稿子很费劲,写博客是不是相对轻松些?

   博客文章和你在平媒上发表的东西有什么不同?

   我是不喜欢揽很多事然后瞎凑和的,开博客也是,我既然开了就要把它当回事,所以我会专门安排出时间来写。

   博客与平媒上发表的东西有非常大的不同,它是更个人化的。博客是博客,纸媒是纸媒,我不会把纸媒上发过的东西往博客里一贴就当作又写博客了。

   有人说,你的博文还有那么多人跟帖呢,我说这里有一个挖坑的规律,就是你写的话题第一,谁都觉得自己能说两句,第二,谁都说不清楚,这水就灌起来啦,哈哈。

3、你认为博客能给科普带来什么改变?

   你最关注的科学博客有哪些?(国外国内都可以)

   我室友是做报纸的,他有一个预测,十年以后90%的报纸会死掉。这当然是在互联网的影响之下。搞得我总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夕阳产业。

   博客带来什么改变的问题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专家论述过了,汗牛充栋了吧。我对这个属于刚刚接触,没啥好说的。与纸媒相比,博客更加体现个性,所以我心里觉得有一线希望的是,博客让我们的科学写作更加拥有个性。

   我平时会去看的博客包括科学松鼠会——看看我的这帮朋友们又琢磨啥了,科学网的博客——看看科学家们咋吵架,《科学》和《自然》的博客——看看世界上最牛的科学杂志的博客又有啥新鲜的料。

话题4:其它

1、对网易博客这次的百家博谈活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

   一开始没想到网易会搞一个专门针对科学的百家博谈,后来没想到网友们不买账,那么多跟帖骂“挖坟”的。但我要向丁同学和你们说,你们做的这件事是对的,期待你们在科学传播方面有所开创。

2、能否对将来有可能走上科学写作的科学迷们说几句话?

   好的状态是,你把它当作一项业余爱好来做。更好的状态是,你先实现财务独立,然后把这个权当消遣。

3、你预计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登陆火星?

   这得看报社什么时候强大到能报销往返火星的差旅费了。这事儿还得抓紧,万一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了,岂不是全歇菜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1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