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永明 {免煮大米}

你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啊,我差点忘了靠谱的味道了

 
 
 

日志

 
 
关于我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科学松鼠会成员。曾到北极考察八周,梦想是登陆火星。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最值得怀念的事情:杜克大学助教生涯  

2010-09-14 11:46:50|  分类: 都在这里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突然收到来自美国杜克大学一个哥们儿来信。说“突然”,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以这种形式给我发过信。信里开门见山就讲起他在杜克大学任助教的故事。我很仔细地读完。虽然很多事情细节并没有描述,但我依然感受到了他想表达的情感,并为之感动。经他同意,特转发在这里与各位分享。

作者:简宇川,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博士。

在杜克这几年最值得怀念的,是做本科生助教的经历,这也是最让我自豪的。fellowship本不需要教课,医院的待遇也是十分优厚,但自从08年 起开始给本科生上课以后,我就一直不能自拔,直到这学期要忙毕业的事情,才终于停止了这一光荣使命。算起来,我给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小朋友上大课,已经累积 有好几百人,这让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一份发自内心的喜悦。自今,在图书馆、健身房、脸书,和各种活动上,我还能经常受到小朋友热情洋溢的问候,每 每让我感到特别的心动和温暖,让我并不把这里当成客居的他乡。

杜克的小朋友,整体水准都很高,我估计相当于国内最优秀的本科生的前20%。 我见过第一年就写的非常专业的实验研究报告和分析论文,见过死缠烂打刨根问底的科学天才,见证过能和我一起讨论古罗马建筑和圣经关系的工科学生。一开始的 时候,我并不是自然的与小朋友们打成一片,在我最初看来,异邦的小家伙们长大了会成为咱天朝的敌人,我又为什么不在国内给自家子弟传道授业呢;只是慢慢 的,当我逐渐的亲近小朋友们的生活,了解了他们长大的过程,知道了小朋友父母的轶事趣闻,分享了他们对事物本质逐渐深入了解的喜悦后,我真正的爱上了这些 小天使们。或许今后达尔文弱肉强食的竞争机制仍然是对的,但我宁愿这这一点上坚持普世价值--不分种族性别阶级的关爱我们的孩子。事实上,有好几个我一开 始并不十分喜欢的小朋友,但就像是巴黎圣母院中的情节,逐渐的,我惊喜的看到了那颗金子般闪闪发光的心。有些感动,也许我工作以后一辈子也不会再遇到。

并 非从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交流就没有问题。相反,发音的问题那时时常困扰着我。在动鼻子手术前,我的声域一直不够宽和洪亮,很多有共鸣效果的词和词组发出来的 效果不好。于是我就一直揣摩上课时教授们的发音部位,并常常和同事们交流。由于进步很快,越来越多的同事乐于向我讲解请教的各种口语交流的问题。若不是小 朋友们真诚善良的鼓励,我的交流水平就不会有质的提高。若不是小朋友给我机会,让我站在他们前面侃侃而谈几个小时,我仍然不会有自信和觉悟作各种长篇发 言。从小朋友中我受益良多。

但其实我并没有这个资历在小朋友面前摆谱,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 踌躇了”。参加某次展会,有一个小朋友惊奇的发现了我也在场,然后用略带夸张的语气,把我介绍给他的父亲和朋友,将我赞扬得像一朵花。而我其实并不十分记 得他的样子和上课时的表现。当时表现出的羞涩和惭愧,是我日后很大的鞭策和动力。诚惶诚恐,不敢言师。在这里,我也看到了传统美国人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 也使我想起父亲小时候教育我的时候,常常非常郑重的发出“教授”这两个音,然后告诉我这在俄国是多么令人肃然起敬的称谓,即使是在最偏僻流浪汉聚居的西伯 利亚。也许不久以后我离开医院当不了教授了,会是老爸老妈感到最遗憾的事情吧。

也有不愉快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给大班上课,发现集体作弊的 事情。当群发邮件送出,要求收到邮件的同学到办公室向我面陈的时候,我感到一丝的寒意。06年杜克商学院MBA学生集体作弊被开除的事情在我脑海里一直挥 之不去,身为一手拿萝卜一手持着大棒的权利拥有者,一旦处理得不好失去了控制,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难看。所幸的是,事情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我仍然清楚的记 得,0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当我从电梯里走出,非常惊诧的发现,有着巨大落地窗的大厅里聚满了焦急等待的小朋友,办公室外面挤满了人。夜幕降临之时,我送 走了最后一位声泪俱下的小朋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也许晚上我会出现在他们中有些的噩梦中吧?杜克的荣誉纪律是如此之严,一想到这里连我都不寒而栗。小朋 友会怎样看待我这样具有双重身份的“好朋友”呢?

不过美国的小朋友是很宽厚的,他们很快的就忘掉了我的“不好”,给了我最好的评价和贺卡,在夏天的毕业和散学典礼上把我捧了起来。呵呵,三一学院的院长是很有趣的。

如 果让我自己给在杜克的学术生涯打分,我打7分,而给教学生涯打9分。因为我想不出这辈子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能够和一群十七八九的孩子们在一起度过这么长的时 光,融入他们的生活,并和他们一起长大。毕竟我们的年龄相差无几。我不知道对于他们来讲我意味着什么,但对于我来,他们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使我的生命增添 光彩,对此我非常的感激和倍感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14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