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永明 {免煮大米}

你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啊,我差点忘了靠谱的味道了

 
 
 

日志

 
 
关于我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

科学作家,天文专栏作家,科学松鼠会成员。曾到北极考察八周,梦想是登陆火星。

网易考拉推荐

疑犯追踪与流言识别   

2013-05-10 22:50:54|  分类: 都在这里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2013年5月9日《南方周末》

黄永明

美国布朗大学的学生萨尼尔·特里帕蒂(Sunil Tripathi)自2013年3月16日起失踪。他的家人在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上开了一个页面,把寻人启事放在了上面。

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现场发生连环爆炸。三天之后,寻找特里帕蒂的脸书页面开始遭到许多陌生人的言语攻击,留言者认为特里帕蒂是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嫌犯之一。

这一流言最早出现于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有网友发微博声称从波士顿警方的通讯频道中听到嫌犯的名字包含“萨尼尔·特里帕蒂”。这条微博被转发了3000次以上。这条信息后来被转发到美国最大的网上社区“红迪”(Reddit),特里帕蒂在12小时内即遭到大量网民的指责和恶毒言语攻击。

好在警方很快为特里帕蒂洗脱了罪名。他与爆炸案毫不相干。红迪网的经理随后以个人身份给特里帕蒂的家属写了封邮件,就红迪网站的一些人扮演了传播流言的角色向他们表示歉意。

实际上,在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后,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关于嫌疑人的线索。人们发出图片和视频,提供那些与警方描述的嫌疑人外形所“吻合”的人物。这些线索数以千计。遗憾的是,波士顿警方发现嫌犯的线索却并不是来自网络,他们是通过传统的目击报告和监视录像发现了嫌犯的行踪。

不过另一方面,卡塔尔计算研究所(QCRI)致力于危机响应技术的专家帕特里克·迈耶(Patrick Meier)认为,人们运用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网络工具进行自组织的过程仍然可圈可点。

比如,在爆炸发生仅仅一小时之内,当地就有2000人开始志愿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这个过程中,他们是通过谷歌的产品进行协调的。波士顿警方积极使用推特向公众发布信息和提供建议,他们和相关机构也通过“众包”(crowdsource)的方式开展罪案调查,也就是将对照片和视频的分析工作外包给非特定的大众网络。

迈耶也赞扬了当地市民将家用无线网络(WiFi)取消密码的做法,这让很多在街面上的人能够随时通过附近居民家的网络信号上网。“在一场危机中,这种做法与提供食物、水和住所的重要程度可以相提并论。”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

寻找10个气球

尽管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嫌犯最后并不是通过社交媒体找到的,但研究危机响应的专家们普遍认为,通过社交媒体以众包方式寻人,已经是大势所趋。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09年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开展的一个竞赛。他们在美国境内10个未公开的地点各放了一只红色的气象气球。然后让参与竞赛的小组完全通过网络去确定这些气球的位置。第一个完成该任务的小组会获得4万美元的奖金。这个项目的目的是“看看脸书和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是否能够提供可靠的信息”,以及为今后出现需要紧急响应的情况寻找应对方式。

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起初打算把这些气球放个几天,以给参与竞赛的队伍足够的时间去发现它们。但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竞赛开始还不到9个小时,一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队伍就完成了任务。这支获胜队伍采取的策略是: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将奖给第一个向他们提供某个气球正确位置的人2000美元;同时,邀请此个人加入此事的“邀请人”,也将获得1000美元的奖励;邀请了这个“邀请人”的邀请人,将获得500美元,再前面一环的邀请人获得250美元……

在美国《科学》杂志2011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详细分析了竞赛过程中推特上信息传播的规律。他们发现,一些参赛团队很大程度上依靠推特上提供的信息,然而推特上对这些团队的提及程度下降很快。与此相比,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对社交媒体产生的影响持续时间更长,这很可能是由于他们采用了递归式的激励结构。

在竞赛的过程中,参赛团队需要小心甄别哪些信息是可靠的,哪些是虚假的。麻省理工学院的队

伍对此采取了三种策略。其一,他们会查看对于一个地点,是否存在多个报料。如果许多人都报告同一地点,那么这是真实信息的可能性就较高。其二,查看报料人的IP地址是否与其所报告的气球地点相吻合。其三,是查验报料人提供的气球照片,由于他们掌握了一些未公开的气球现场细节,因而可以由此来对照甄别。

2012年,美国国务院举办了一次难度比红气球更高的比赛。他们在斯德哥尔摩、伦敦、布拉迪斯拉发、纽约和华盛顿分别放出一名“珠宝窃贼”,让参与竞赛的团队在12小时内获取这些“窃贼”的位置和照片。而这些团队获得的唯一线索仅仅是“窃贼”们的一张生活照。

获胜的团队又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他们找到了藏匿在布拉迪斯拉发、纽约和华盛顿的“窃贼”。这个团队的领导者艾亚德·拉万(Iyad Rahwan)来自位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马斯达尔科学与技术研究所(Masdar)。“尽管我们的人员中没有一个是处于目标城市的,我们还是做到了这样的成绩。”他们在2013年4月份发布的一篇论文中写道。

从公布赛事到比赛日,其间有两个月的筹备时间,这让拉万及同事有机会定量地研究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此事件的知晓程度。而比赛当日12小时的时间限制提供了明确的急迫性,让它成为一个少有的定量研究紧急状况下大尺度、全球社会动员的机会。

当时在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工作的曼纽尔·塞布里安(Manuel Cebrian)设计了获胜策略。他也是2009年红气球挑战赛获奖队伍的领导者。他使用的策略与红气球那次非常相似:第一个正确提供“窃贼”照片的人获得500美元奖励,而邀请此人加入搜索的人得到100美元。他认为这种策略可以激励人们同时做两件事:一个是帮助他们寻找目标,一个是吸收其他人加入搜索队伍。

他们的一个竞争团队采取了另外的策略。这支队伍向推特上位于目标城市的个人、社会组织、政府机构、私营机构发送大量垃圾微博,内容包含请求他们转发。同时他们在推特上攻击拉万的团队,企图降低人们对他们的支持。但这两种做法都没有奏效。塞布里安相信,这支竞争团队发送的垃圾微博大部分被人们忽略了,而且这种做法还降低了他们的公信力。

在新近发布的论文中,拉万领导的获奖团队写道:六十年前,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提出了地标性的“六度分离”,革新了我们对社会距离的认识。也就是,平均来说,只要通过6个朋友,就能找到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脸书发现人们在数字网络中,只要通过4个人就够了。我们的成功则说明在时间上,只需要12个小时就能找到任何一个人。

流言的传播规律

“问题已经不在于我们是否应在灾难响应中使用社交媒体。今天的问题是,我们如果最佳地利用社交媒体来为救援服务,在使用这种新的信息源上,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对社交媒体上信息的核实。”2012年,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会议上,人道主义事务负责人瓦莱丽·阿莫斯(Valerie Amos)这样说。

在一次突发事件中,社交媒体中的人群既能提供很多帮助和有用的信息,如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的互助,又会提供许多错误的信息,比如对无辜大学生的指责。计算机科学家正在研究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来识别网络上的不实流言。

2010年,智利8.8级大地震发生后,雅虎的几名研究人员就调查了推特上确凿信息和不实流言的传播规律。他们共调查了470多万条微博,发现真实和虚假的信息在传播中呈现出不同的特点,这为利用计算机自动筛查和过滤虚假信息提供了可能性。

比如说,传播虚假信息的微博常常会带有问号,或其他示弱、质疑的词汇。相比之下,提供真实信息的微博的特点是:相对较长,带有链接;转发者的粉丝数量较大;在口吻上是消极的而非积极的;不包含问号、感叹号,不使用第一或第三人称。

2012年,印度信息技术研究所对十余次突发事件期间的微博进行研究也发现,包含可靠信息的微博较少使用发誓词汇,而且使用皱眉表情的情况多于使用笑脸表情。

“不可信的信息在微博空间传播时会留下具有特异性的涟漪,”卡塔尔计算研究所的帕特里克·迈耶最近说,“你绝对可以(通过计算机分析)得到一个概率——特定的微博有多大的可能性是不可信的。”

一些网站和应用(app)已经开始致力于通过人工和计算机技术来对社交媒体上的信息进行过滤,提供较为可靠的新闻。其中之一叫做“Storyful”,工作人员由有经验的记者和程序员组成,为新闻机构提供社交网络上的有价值的信息。另一个应用叫“迅河”(Swift River),它让用户可以在重大事件发生后对社交媒体上的信息设置过滤,只接收那些具有较高可信度的用户发出的内容。

2010年的海地地震发生之后,迈耶就开始与寻找红气球的获胜团队成员莱莉·克兰(Riley Crane)讨论如何将他们的获胜策略应用到现实中的灾难响应中去。两人之间的探究由于职业发展的原因有所中断,后来马斯达尔科学与技术研究所的拉万接替克兰,来跟迈耶合作。

迈耶相信,既然分布在300万平方英里范围内的10只气球能够在9小时之内被找到,那么诸如“台风桑迪是否真的把弗吉尼亚的麦当劳给淹了”这样的问题就能够在9分钟里得到答案。

迈耶和拉万合作开发的流言识别平台“实在”(Verily)测试版计划在2013年夏天上线。这个平台的基本原理也是使用“众包”的方式,把流言识别游戏化,并且引入口碑机制。类似的形式已经在许多电子商务网站有应用。

“实在”会让用户甄别信息的可靠性,而得到的激励是“信誉点”(ding)。用户的信誉度会随着他们做出的贡献增加或减少;得到信用度高的人的投票会增加用户的信用度;如果某人是由一个信誉度高的用户邀请加入的,那么他的起始信用度就高;得分还可以成为一个人社会认知度的体现;“实在”设定了诸如此类的一系列激励机制。

根据《麻省理工技术评论》,“实在”首先将用现实发生的台风或洪水灾害来进行测试。这些灾害通常会有预警,因而“实在”的开发者就有时间让人道组织加入到平台当中来。“实在”平台还有可能帮助红迪这样的网站解决他们遇到的流言难题。

“这个平台的产品将为参与救援的人道组织、记者和决策者提供可靠的信息。”迈耶及同事在他们公开的介绍文档中写道。迈耶同时也一再强调,这只是一个试验项目,它也有可能不像预想的那样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33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